想开车的彪

沉迷瑶团子无法自拔……

《排家有瓜初长成》
(七)
“排骨你来了啊,快坐下化妆,一会儿就彩排了。”说这话的是排骨的助理,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姑娘,顺着说话的功夫就把排骨摁在凳子上让化妆师化妆,自己则自顾自的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开始告诉排骨等下漫展的流程,说着说着助理突然抬头目光就正正的落在了窝在排骨怀里的那一只小灰猫身上。

“欸,排骨,你家里什么时候养了只猫,我都不知道。”

“额……我发小出国了,他家里刚养了只猫,没法带在身边,就送给我了。”

“哦,他叫什么啊,一会儿你上台是不能带着它的,总要管一下嘛。”助理妹子整理着流程表,扶了一下眼镜,看着排骨说道。

这话倒是提醒了他,又转念一想,现在到是不担心自己上台之后西瓜会乱跑,只是担心自己面前这一帮猫奴属性的妹子把自己怀里的这位小祖宗给惹炸毛再变了人型……最重要的,小祖宗变了人形没衣服穿啊!!!

想着这么多,就只干巴巴的顺口答一句:“他叫西瓜。”便继续撸着西瓜的毛,怀里的小祖宗便如了排骨所愿不满的甩了甩身子,这就让排骨更加担心一会儿这祖宗会炸毛。

心怀不安的化完了妆,和助理妹子交代了一下就抱着西瓜去了卫生间,随随便便找了个隔间反手就锁上了门,把西瓜放到马桶盖上,自己则蹲下来和西瓜对视“祖宗,一会儿我要上台,也就二十分钟,你在后台乖乖的一定要听话,不可以乱跑,也不可以变成人,听话,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西瓜坐在马桶盖上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然后用自己舔过的小爪子拍了拍在自己面前的脸,顺着喉咙暗暗的发出“喵呜”的声音,好像再说“我知道了,你不要再墨迹了!”

排骨把摁在自己脸上的小肉垫拿开,把西瓜抱了起来开门就往化妆间走,边走边给西瓜顺着毛,细语叮咛着西瓜千万要记住刚刚自己说的话,西瓜则心安理得的窝在排骨的怀里蹭了又蹭,找了个舒服点的位置就这睡着了。

站在侧幕上,助理妹子告诉排骨该上场了,排骨才发觉自己怀里的小祖宗早已经睡着了,抱成小小的一团,排骨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小祖宗再抬眼看了看自己面前这个眼中泛光的助理妹子,犹豫再三还是塞给了她,自己则转身上了台。

再见到西瓜,已经是在后台西瓜坐在桌子上舔着自己的小爪子把围在桌子旁边的妹子们萌的不要不要的样子了,看到这般景象,排骨便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在台上使了把时间一缩再缩的心思了。

排骨看着在桌子旁围成一圈的妹子们,想了想就不进去了,还是让西瓜自己出来,便喊了声“西瓜,我回来了。”,西瓜正舔着爪子的动作突然停下,看着与自己隔了一个“妹子桥”的排骨,“喵呜~”一声便跳下桌子走到排骨的脚边,用肉垫摁了摁排骨的皮鞋,示意他把自己抱起来,排骨则顺手把西瓜抱起来,挨个感谢了后台的妹子们便要回家了。

(接手后第一篇,请多指教)

关于《魔道祖师》发布会【小段】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
屏幕上播放了金光瑶在《魔道祖师》中的最后一场戏的cut,一众主演刚刚演过这场戏,显然没有完全出戏,现在更是脸上都蒙了一层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一样。
有喜悦,因为是自己的杰作,有失落,因为剧中的结局还是太悲。
主持人适时的抛出在台下对好的问题,莫不就是最普通的问下这一part的主演现在的心情罢了
金光瑶接过来蓝曦臣递过来的话筒自顾自的说着:“嗯……我来说一下这个part幕后的经历吧……嗯……因为这个part是在前面拍的,所以这个part之后我就还没有领盒饭,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刚刚的片段最后一句话是带着消音的……所以当时拍完这个,然后从棺里爬出来的之后我一天都没敢看聂大哥……因为毕竟还是很担心聂大哥会生气嘛,说实话聂大哥在平常的时候还是很……慈……慈祥,但是还是会很担心聂大哥会不会接受不了别人骂人什么的,但是聂大哥还是很好,也没有生气,然后还鼓励我说我这个part表现的还是很好,感情渲染的也到位,然后就是……忘机,因为我们这部剧就是为了效果嘛,用的就是那种真的剑,然后那个血包就搁置的稍微偏了位吧,但是就因为那个感情很好就没管它,然后忘机拿剑砍过来的时候就没砍到血包,所以大家这个成片看到的就是我自己偷偷捏爆的血包和我自己的血,但是还好,因为衣服比较厚,所以就没划开多大口子,下来了之后,蓝大哥告诉我我才知道的,就让阿洋给我包扎了一下,但是就纵使我们拍摄的时候有这么多意外发生,但是我现在看到这个成片出来的感觉,还是很让我震撼和感动,所以还是拜托各位多多关注我们《魔道祖师》这部剧。”
主持人:“听了我们瑶妹的小小的爆料之后,我觉得,关注魔道很必要。”

瑶团子被献舍记

1、依旧团子设定

想看一下本文的……小设定的话走这里http://xiaobiaoye.lofter.com/post/1dcc973d_10c37224

“我叫金光瑶,

我和夷陵老祖一样,被人……献舍了,

但是我现在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笑……

这献舍的人……是一个……十七厘米的……团子?

还特么有主人?还特么有好多这样的团子?

哇靠,为什么被献舍了我依然是最矮的……

啊!!!这不是重要的啊!!!

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也叫金光瑶啊!!!

世界上重名的这么多吗……

我安慰自己,没关系,只是重名而已,重名而已,

然而,当我知道了他的献舍原因之后,我不淡定了,

妈哒……就是因为和薛洋抢糖没抢过是吗……

为什么和我叫一样名字,长的也一样,甚至穿的也一样的团子……是这样的设定!

然后我在这里生存了几天发现……

原来这些小东西……是我们纯善之念在死后形成的,

啧啧啧,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生前那么坏了……

这个纯善的设定太蠢了啊!不符合我的智商担当设定啊!

嗯,因为是死后的纯善之念形成的……

我一点都没有纠结它为什么能找我献舍,真的,

我也不纠结为什么我也越来越蠢,真的,

既然是死后形成的……这里一个人都没落下……

他们都死了是吗……对啊,都快两百年了,

修仙之人也要生老病死啊,

啧,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是纯善之念形成的,

薛洋还会掀人家摊子……温晁还是会调戏人家良家团子……

欸~忘羡还在虐狗,大哥还在教训怀桑,

子轩他们终于过上了一家三口的日子,

父亲和母亲也平平安安,宋道长和晓星尘道长也都在,

甚至薛洋说的那个小姑娘阿菁也在,

江澄的话已经和我二哥同籍,

我似乎看到了蓝老先生的眼泪……

悯善!他居然也在诶!

开心,有了他就有了在这个世界生存的最基本的快乐,

这个世界生活会有好多开心的事情吧,

但是为什么好多小姐姐要抱我,

嗯……小姐姐很可爱,可以抱,

附近好像没有饲养母亲的主人……

不能去找母亲了诶,只好回家喽,

还好,主人是个很温柔的小姐姐。

拜拜~改天再介绍一下这里,很好玩的!”

(嗯……文风傻逼向,我偷偷的给自己找了一个ooc的好理由,那个,微博走评论啦~)

同葬百年

“我是金光瑶,现在是我和大哥同葬的第九十九年,

同葬第三年,我与大哥一同化了心智,解开心结,

同葬第十年,我们成为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道情侣,

同葬第十五年,大哥问我是否还念念不忘泽芜君,我答,是,他回,我懂,

同葬第三十年,我与大哥试运灵力,无果,

同葬第四十年,十年之间,无一日不尝试运行灵力,无果,

同葬第五十五年,大哥与我回忆当年,情不自禁共赴云雨,

同葬第七十年,大哥再问,是否还念念不忘泽芜君,我答,不了,便将独臂放在那个剑伤之上,告诉自己,这里,没有他的温度,他又回,我懂,他的手附在我的手上,没有触感的我……竟会到一丝温暖。

同葬八十年,我与大哥同时强烈感受到这棺封印加深,尽管知道四十年来日日运功只为破印的计划失败了,我们却相视一笑。

同葬第九十年,心底有个声音,让我等到同葬百年。

今天,是同葬九十九年的最后一天……我和大哥……开始失去意识了……”

“百年封印……终究破了啊。”

“来生,生在街头也好,生在山野也好,生在农家也好,孤苦伶仃也好,饶有累赘也好,负债累累也好,我只求,不生在烟花柳巷,无世俗之事缠身。”

“我想做一辈子的孟瑶,聂明玦的道侣。”

瑶团子的自白

“那个,我叫金光瑶,

是一个……一枚……一只……嗯……就是团子啦,

我不是吃的团子啦!我只是长的小小的……

他们都叫我团子,还说我是黑芝麻馅的,

我明明那么白……为什么说我是黑芝麻!

职业反派不要面子啊!大哥黑黑的你怎么不说是啊!

哦……大哥我错了,我不知道你在我身后,

嗯,这是我大哥喽,他叫聂明玦,嗯……确实黑啊……

大哥你把霸下放下谢谢,哦,他们说我大哥是辣椒团子,

你们人类不是有一个……嗯……关公嘛嘛,他好像是红色的欸,

我再次这么仔细一看……好像蛮像的,

诶诶诶!社会我聂哥,人狠手劲大!你把棺材盖扣上啊!

嗯?二哥!这是我二哥,蓝曦臣,

他们说我二哥是豆沙团子欸,

很温柔又不至于让人甜的发腻,

嗯……我在说什么啊!你们人类的形容词都好奇怪……

嗯,都怪你们人类。

哦,大哥,二哥走了欸……

嗯?那里有两个类似于傻逼的团子是谁啊……

哦……那个一身基佬紫人称紫菜团子的是江澄,

这个紫菜团子和我一起养大了一个小团子叫金凌,

紫菜团子总是穿着一身基佬紫骂人家死给……

啧啧啧,这个紫菜团子不也是跟了我二哥嘛……

我就知道,穿一身基佬紫整天骂人家死给的团子,

会找到一个男朋友的,

嗯,另一个就是被骂成死给的团子就是魏无羡了,

我跟他又不熟……只是知道他死给……

据说还是草莓团子,但是超级喜欢吃辣……

真是不懂他,一个甜味儿和辣味儿简直是噩梦好吗,

他师姐倒是我嫂子……哎……已死之团子,不提也罢,

那个躲在树后的那个是聂怀桑……

妈的,这个废柴团子比我高是为什么!

哦……我好好说……据说他是一个巧克力团子,

没错!切开黑啊!活生生的把我这个智商担当怼下去了!

哼!提他我就生气!

嗯……汪叽兄……我不是故意说你家草莓团子像傻逼的……

嗯……这个团子叫蓝忘机,是我二哥的亲生弟弟,

是草莓团子的亲老公,问灵十三载的痴汉,

所以……汪叽兄你别看我……

读弟机二哥快来啊!社会我聂哥来保护我啊!

奥……他叫我回家了,拜拜汪叽兄!”




(这里作者……我的文风特别傻逼你也看见了……我不想别的作者自谦……我超级诚实的ooc……那个……喜欢的话谢谢您的观看喽~那个……还是要说一小下,本篇和上一篇无关。)

微博链接见评论,比心心❤

瑶团子使用说明书


产品名称:金光瑶
保质期:永久

本公司赠送:
恨生×1
金星雪浪袍×1
迷你金陵台×1
聂明玦头颅模型×1
微笑×10086

1、本品体长十七厘米,号称本公司最高团子。

2、小瑶妹日常保持三十七度微笑,可以和您日
常对话(但您基本说不过小瑶妹)。

3、瑶妹喜欢日常抱着聂明玦头颅模型,请不要担心,但是也不要让小瑶妹抱着时间过长,会导致小瑶妹病娇属性日渐增加。

4、小瑶妹小的时候团生经历坎坷,请好好爱护小瑶团子。

5、您在饲养小瑶妹一段时间后会解锁新团子“小曦臣”和“小明玦”,达成“三尊”头衔。

6、解锁“小明玦”和“小曦臣”团子们后,可丢弃聂明玦头颅模型,请顺便把迷你金陵台丢弃,当心小瑶妹受伤。

7、小瑶妹解锁“三尊”头衔后,喜欢和“小曦臣”呆在一起,请勿打扰。

8、请不要让小瑶妹和“小怀桑”长时间呆在一起,“小怀桑”是个巧克力团子!

9、请不要让小瑶妹和“小薛洋”单独呆在一起,不要耽误“小薛洋”解锁“义城”关卡。

最后,请不要随意丢弃小瑶妹,记得每年的时候给小瑶妹过生日哦。

(那个……第一次写这么萌的文风,还是有不足,不喜勿喷吧……可以转地微博:洗心革面的某彪get)

莫名其妙(失踪人口诈尸……)

骐妙视角……

我叫骐妙,我今年24岁,几个月前我遇到了我此生的爱人,他是一个男孩,据我调查,是联合公司老板十五年前丢的孩子……丢的那一年,我的爱人三岁,在他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遇到了他,满身是血的情形我再也不想看见,我的爱人,此生我要用尽全力爱他。

那天我受到出差任务考察无人区的重建,第二天考察快完成的时候碰见了我的爱人,满身是血的他正在一条贫瘠的小溪旁沾湿着一件破旧的衣服,即使满身都是血,我爱人的手却依然在不断的涌着血,早听过联合公司的老板与我交谈之时提起过,他并不是人到中年无子,有过一个儿子,生的精雕玉啄,可惜在三岁的时候一个没看住,被人贩子一下抱走,再也没了音讯。

想着我的爱人那个时候的胆怯,看着身上的伤口也不像是他自己摔的,定是常年受虐打出来的,真是可惜,如此白嫩的皮肤烙上了再也无法抹去的伤痕,顺着思路想下去,也不知这孩子究竟受了什么苦,变想着先把他带走,然后,再仔仔细细调查他的故事。

刚刚开始接近他和他搭话,怯生生的样子让人心疼,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和他搭话,真没想到他能跟我走,可就是他这个举动,让我认定了一定有那么一个人在这些年虐待他。

带他走出了深山老林,带回了家,他甚至可以几天不说话,但问他什么便会摆出害怕恭敬的架势小声的回答,怜惜的心绪不溢言表,给他洗了澡,换了身新衣服,活脱脱的美人坯子,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吧,长的瘦小枯干,看样子十七八的男孩身高只有一米六几。

还记得第一次给我爱人买衣服的情景,躲在我身后拽着我的衣角,长的瘦小躲在我身后远看甚至看不见他,怯生生的看着我为他挑选的衣服,怎么也不肯换上试试,无奈我也只能买几件差不多的回家让他穿,回了家问了几遍都不愿穿上衣服,仔细一问,原来只是担心衣服太贵自己赔不起,我笑着把他拉过来,边给穿衣服边哄着“没关系,不用你赔,算我送给你的。”穿上身也是不自在的拽着衣角,常年穿着破布烂衫的他也许是不适应吧。

放在家里养了几天便送到了联合公司老板哪里,那老板名叫邱明,见了莫名就热泪盈眶,虽然当时没有确定是自己的孩子,但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不可替代吧……

亲子鉴定的结果下来了,伯父为了不让莫名害怕,就没强迫莫莫改姓,几个月下来的生活让他和我慢慢熟络起来,时不时的和我开个小玩笑会脸红,和他打个哈哈会炸个毛,但是身上一道一道的伤痕就像烙在身上一样,每晚每晚的抹着祛疤膏却还是留着印子,他终于不把自己当成宠物和仆人了,此生我爱的人,我要他余生快乐。

你是我的阳光一瞬间照亮我的生命。
                                                                  ——莫名
你是我的宝贝用一生温暖你的笑容。
                                                                  ——骐妙

莫名其妙(失踪人口诈尸)

莫名视角

“对不起,对不起,别打我……我错了”我又挨打了……面前这个女人,是我所谓的妈妈,我是她买回来的,你没听错,买回来的,花了八百元钱……

我叫莫名,就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出现的莫名,莫名的出现在这个家里面,莫名的在每天哭喊中度过,莫名的要叫面前这个女人叫妈妈,就好像我的生命中都是莫名的发生什么事。

“我**花了这么多钱把你买回来!你就这么对我!你要烫死我啊!”这个女人暴戾的叫喊着……没有半点女人所谓的气质可言,我觉得我做错了吧……我连一杯水都倒不好……但是,我真的太饿了,我都看不清她打我的工具是什么,好疼……是我的手扎到玻璃碎渣了吧……好疼……手上都是血呢……黏糊糊的,真不舒服,但是我所谓的妈妈见了血就会停手的,因为把我打死了,她就没有仆人了……

终于没力气了……终于停手了,终于离开了,
今晚又要在地上睡了吧,好冷啊,地上都是血,
明早她会生气的吧,我还是……收拾收拾,
我扶着墙壁站起来,
真是……我们真是住在一片废墟里,
我只是扶一下而已,你看啊,
这就扑簌簌的掉下来泛黄的墙皮……
我们家里没有扫把……我只能跪在地上用手聚起来,
然后再拿我的另一件衣服隆起来,然后再走到外面丢掉……
那件衣服?我还是要穿的啊……
把墙皮处理完我就出门走到村子里的小溪边把衣服沾湿,
回去擦地上的血……我好像好久都没有出来了吧,
村子里都没有人了……小溪里的水都是浑浊的……
哪里……好像有个人啊。

他……走过来了。

“你好,我叫骐妙,这片地好像是要被当做无人区了,我是跟着我们公司领导来的,你为什么还在这里啊?这里没吃的也没有水啊,噢,对了,你叫什么啊?看你好像年纪也不大的样子。”

他的声音真好听……好温柔的人啊,听了他说这里没有吃的也没有水,我才想起来我已经快五天没吃饭了……原来是这样啊,我说为什么我会晕啊……我多大了……我怎么会知道啊,我连什么时候被哪所谓的妈妈买回来的都不知道……我只回了一句:“我叫莫名……”

“那你多大了啊?”他又问了一次,我也只能回答不知道了,看着他脸上的诧异,他觉得很可笑吧,一个人……连自己多大了都不知道,他会生气吗……会觉得我在耍他,然后会打我吧……我闭上眼睛不看好了,哪个女人每次打我我都会闭眼睛,这样就不会很痛了……

“哦,没关系的,你自己在这里会很危险的,跟我走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然后帮你找你家里人。”头顶上传来的温度很温暖……很舒服,真温柔,可是我和他走了,那个女人怎么办……算了……不管了……我要跟他走。

我怎么鬼使神差的就和他走了……算了,反正就算我回去也会挨打,我和他走了……至少也就是打我而已啊……但是这不一样……我好像……喜欢上他了,你看啊……我又是在莫名的做事情。

(下一篇是骐妙视角……莫名撸出来,看心情更吧……HE,各位端午安康。)

脑洞有多大,胆子就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预告篇)

“学妹,好久不见~”
“哦,你好啊。”
“呵,还真有趣”

“为什么要保护未成年人的生命健康权啊,因为你们是祖国的花朵,还因为你们缺心眼”
“喂喂,我们班学生就是最好的!”

“来,签个字,快点,我着急”
(拿笔慢慢靠近纸)
“快点!”(拿手指点脑袋)
“嘿嘿嘿~”

“诶,我饿了……”
“来来来,我这有两个棒棒糖!”
“你还有这种东西呢?”
“没收我们班小兔崽子的!嗯……不好吃,都是香精味。”
“走,我带你下馆子。”

“你看你们班老师,在后面都睡着了,这说明我讲的不好。”
“你怎么还敢说我坏话呢……”

“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我们……注定可以在一起。”

嗯,性格还是比较明确嘛~
腹黑毒舌政治老师攻×傲娇翻脸英语班主任受(还护犊子……)

七月中旬开更,
然后,
最后一段你们也看见了……
HE BE 不一定,
教师梗……
我会填坑滴~
段子……
段子……
段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脑洞有多大,胆子就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行文预告)

内个,
先搁浅一会,
争取不坑,
给我俩月,
搜集素材,
沉淀文笔,
回来填坑。